柏拉图和孔子都设计了无比完美的政治制度,为何他们都不能成功?:华体会

作者:华体会发布时间:2021-04-19 00:21

本文摘要:在孔子的心目中,理想的政治制度是周制,《论语·八佾篇》:“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道,周朝的礼仪制度糅合于夏和商二代,是多么丰富多彩啊。我遵守周朝的制度。 周制即封建制,周天子地位最低,他可以封邦建国,其次是国君、诸侯。周制与秦制具有相当大的区别,它特别强调小共同体本位,主张“为父绝君,不为君绝父”。为了孝顺父亲,可以不遵从国家,不为国家士兵们。先秦儒家赞成“大义灭亲”,而是倡导“亲亲”低于“尊尊”。

华体会

在孔子的心目中,理想的政治制度是周制,《论语·八佾篇》:“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道,周朝的礼仪制度糅合于夏和商二代,是多么丰富多彩啊。我遵守周朝的制度。

周制即封建制,周天子地位最低,他可以封邦建国,其次是国君、诸侯。周制与秦制具有相当大的区别,它特别强调小共同体本位,主张“为父绝君,不为君绝父”。为了孝顺父亲,可以不遵从国家,不为国家士兵们。先秦儒家赞成“大义灭亲”,而是倡导“亲亲”低于“尊尊”。

这一思想与法家矛盾,也与后来两千多年的秦制迥然不同。柏拉图的理想国,主张的是哲学家为城邦统治者,让城邦执着正义和智慧。

在《理想国》第五卷中,苏格拉底说道,“除非哲学家沦为我们这些国家的国王,或者我们目前称作国王和统治者的那些人物,能严肃认真地执着智慧,使政治权力与聪明才智合而为一。”柏拉图雕像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比苏格拉底(公元前470年~公元前399年)和柏拉图(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早于几十年出生于,孔子和早期的柏拉图都主张德政,孔子的心愿在生前没构建,而晚年的柏拉图却退出德治(德政)而主张法治,因此编写了《法律篇》。孔子崇尚的周制,核心就是德政。

按照《中国大百科全书·政治学卷》的说明,德政即中国先秦以道德教化为施政准则的政治学说道。孔子德政说含义普遍,还包括1.推崇对民众的道德教化。

2.统治者民众需宽猛相济。3.必需重民、爱民、富民、省刑罚、厚税敛,以谋求民心。

华体会官网

4.统治者要以身作则,严于律己,“修己福百姓”。5.举贤才。特别强调德才兼备,以德以定。以此定义来看,孔子德政包括的1、4、5项,基本与柏拉图完全相同。

孔子和柏拉图都主张德治(德政),但两人都以告终收场。德政相当大程度上归属于人治。

孔子特别强调君主作为执政者的起到。《论语·子路》:定公问:“一言而可以兴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

人之言曰:‘为君无以,为臣容易。’如知为君之难也,不完全一言而兴邦乎?”曰:“一言而丧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

’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疏于而莫之违也,不完全一言而丧邦乎?”孔子不表示同意把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绝对化,但他大体还是表示同意这种观点。孔子像《论语·季氏篇》: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惧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天命指神明,大人指统治者,圣人指救世主。中国政治思想史家刘泽华先生在《中国政治思想史·先秦卷》(140页)中指出,孔子把人送给了社会,但圣人凌驾于社会和人之上,这种造圣以政治为最后挚爱,而多半推向政治权威主义。《理想国》表明,柏拉图也是不折不不扣的政治权威主义者。

在他的理想国里,护卫者自小受到精英教育,培育保卫国家城邦所必须的各种品质:勇气、爱人智慧、爱人自学等等。他们长大以后,还要遭受各种考验,然后借此投票决定最杰出的人作为统治者——要么是哲学家,或者是嗜好哲学的人(哲学在古希腊语中的意思是“爱人智慧”)。

如果按照柏拉图的设想,统治者或哲人王不仅在智慧和科学知识层面相比之下多达绝大多数人,在道德层面也可谓民众楷模。因为在柏拉图的设想中,护卫者没任何私有财产,他们享用城邦民众的布施,对妇女儿童实施公有化以避免护卫者之间有可能再次发生的纷争。在《理想国》中,柏拉图列出了几种政治制度。

其中最差的是王政或贵族政治(即哲人王统治者)。如果是由统治者中的一个卓越的个人掌权之后叫作王政,如果是由两个以上的统治者掌权之后叫作贵族政治。

华体会官网

其余的四种政制制度是:斯巴达和克里特政制(荣誉统治者或荣誉政治);寡头政制,少数人的统治者;民主政制,是接着寡头政制之后产生的,又是与之忽略对的;僭主政制,是城邦最后的祸害。柏拉图后来退出了德政孔子和柏拉图主张的德政,在他们以后的人类社会中都没经常出现,而他列出的其他四种政制却经常出现。在我看来,两位东西方哲人皆陈义过低:首先是对统治者的拒绝过分严苛。

德政拒绝统治者在掌控极大权力且缺少充足制约和有效地监督的情况下,依然维持公正廉洁,道德高尚,毫不利己且全身心为民众服务,这实质上很难做。终究是阿克顿的名言“权力造成贪腐,意味著权力意味著造成贪腐”更加精确。其次,德政侧重对民众展开道德教化,这意味著即便底层民众生活穷困,也要像颜回那样安贫乐道——而这一点,只有极少数人可以做,更加少见的现象是“饥寒起盗心”。

因此,孔子崇尚的周制后来两千多年未曾经常出现,柏拉图的理想国也某种程度如此。无论是孔子还是柏拉图,他们的人性预设都过分悲观——尽管两人都明晰地告诉这一点。《论语.子罕》里有一句话——“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而《理想国》第九卷中,格劳孔说道:我告诉双方同意的城邦你是所指的我们在理论中创建一起的那个城邦,那个理想中的城邦。但是我想要这种城邦在地球上是去找将近的。苏格拉底说道:也许天上设有它的一个原型,让凡是期望看到它的人能看见自己在那里移居下来。

清告诉自己理想的政治制度无法经常出现,孔子和柏拉图为何如此设想?柏拉图在《理想国》第五卷中做到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一个画家所画了一个理想的美男子,但是不能证实这个美男子实际不存在,那么这个画家不会因此沦为最差劲的吗?无法。因此,乌托邦尽管只是彼岸风景而并非此岸现实,但依然有其意义。


本文关键词:柏拉图,和,孔子,都,设计,了,无比,完,美的,在,华体会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yingjinkeji.com